国泰文创投资基金

2022年7月5号 星期二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       8号汇园公寓Q座8层

电话:+8610 84982991

      400-800-0528  

传真:+8610 84981317

邮箱:gtwc2012@163.com

露营经济:步步为“营” 方能持续“出圈”

来源:新华日报

 

  拎上帐篷、折叠桌椅、美食,前往河岸绿地……清明假期以来,露营这种曾经的小众旅游形态成为消费新热点,而“一篷难求”“一地狼藉”等问题也随之而来。如何更好地发展露营经济,涉及户外体育、休闲娱乐、环境保护、城市管理等诸多方面。
  露营“出圈”:
  拥抱“家门口”的美好
  “露营的好地方是需要抢的!”4月17日,住在南京江北新区的李宁被闹钟唤醒后,在10点前赶到江北新区绿水湾湿地公园“抢位置”。鉴于上一次露营“排队上厕所”的教训,李宁精心挑选了一块有树荫,距离厕所、停车场不超过100米的江边草地,扎帐篷,支桌子,摆食物。
  记者在现场观察到,短短一个小时内,原本空旷的草地上陆续被花花绿绿的帐篷“塞满”。中午12点左右,沿江行车道边停放的车辆已蜿蜒几公里。
  疫情期间,我省多个城市公园以及乡村中不断增加的露营帐篷,成为一道别样的城市“风景”。对于南京市民韩明来说,眼下露营已成为旅行的“替代品”——以前小长假会自驾前往皖南、扬州等周边城市游玩,今年他选择和校友们去方山露营烧烤,“在大自然的虫鸣鸟叫中,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唱歌、烧烤,那种感觉很纯粹,能让人彻底放松下来。”
  作为一名户外爱好者,漂移车友俱乐部创始人杨益兵喜欢上了房车露营。从去年7月购置房车以来,一家四口选择前有绿水、后有青山的南京方山音乐谷“安营扎寨”。目前,杨益兵和其他4户人家以房车为“家”、与方山为“邻”。房车里有水有电有网络,疫情期间,两个孩子就在房车里上网课,开学后孩子住校,他和妻子白天外出工作办事,晚上仍回到房车里休息。
  省房车露营协会工作人员陶宗英介绍,目前露营的玩法越来越“精致”,呈现出多样化“露营+”模式,如“营地+景区”“营地+乡村”“营地+研学”“营地+体育”等,“这也体现出消费者对高质量旅游产品和多元化旅游目的地的需求。”户外慧泽自然学校校长张马文慧是南京市溧水区一家幼儿园的负责人,近两年,她把“露营”和“亲子教育”结合起来,在幼儿园附近打造了一块户外“露营基地”,“孩子和家长一同来一场‘野外求生’,可以体会到城市生活之外的别样乐趣,感受到更丰富的亲子交流,还能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
  杨益兵观察到,疫情阻挡了人们出行的脚步,越来越多的市民选择拥抱“家门口的风景”,露营也随之变成高频的大众新消费。
  产业火爆:
  “一顶帐篷”撑起百亿市场
  拥有3个帐篷生产厂房、1600名工人,江苏省阿珂姆野营用品有限公司一天能生产5000多顶可容纳5-6人的大帐篷。公司董事长万从荣告诉记者,目前即使开足马力生产,产品还是供不应求,“订单已经排到2024年3月”。
  露营的火爆,直接带动一系列露营装备、产品的热销。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2014年至2021年,中国露营营地市场规模从77.1亿元增至299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达18.6%、市场规模达354.6亿元。
  今年4月1日,南京市民何静在某电商平台下单买帐篷,打算清明假期约上好友去江心洲露营。但是等了10多天,订单迟迟不发货,商家反馈“订单量太大,要延迟发货”,她只好借朋友的帐篷过了一把“露营瘾”。
  迪卡侬南京应天大街店导购员陈玉银告诉记者,清明节以来,店里露营便捷推车和一键折叠帐篷最受欢迎,上周一度卖到断货。天猫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大型帐篷、天幕、折叠桌椅、睡袋等露营装备成交额同比增幅超两倍。
  露营的“出圈”,让营地“一位难求”。常在野场露营营地承办聚会的负责人成成告诉记者,该营地采取预订制,目前价格是每位398元,一天能接待几百位客人。
  深耕户外用品行业30余年,万从荣敏锐捕捉到需求端的变化:疫情发生前,销量不错的一般是容纳人数少、搭建技术要求高、性能较强的帐篷;近几年,家庭式、自动折叠式、外观好看的大帐篷最受市场欢迎。
  此外,露营也带动了无人机、咖啡壶、飞盘等相关产品的消费,组合销售的“露营包”成为不少人的首选。“一个‘露营包’里有帐篷、一桌四椅、天幕、彩灯等,还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定制。”万从荣说,许多人还是露营“新手”,千元左右的“入门款”最受他们欢迎。
  相比之下,房车露营更专业,投入也更多。截至去年年底,我国综合房车保有量预估有19.2万辆。杨益兵告诉记者,一辆房车的价格为20万-70万元,目前江苏是全国房车保有量最高的省份。他曾连续两年在江苏组织“房车嘉年华”活动,200多辆房车半天售罄,消费群体中,退休人员占50%,自由职业者占40%,10%是户外爱好者。
  房车在江苏如此“走俏”,既体现了江苏人的消费实力,也与江苏房车制造的产业优势密不可分。去年江苏有28家房车生产企业,数量仅次于山东。“中国房车产业已出现明显集聚,尤其在华东地区,经济、人力、物力、交通优势明显,不断产生创新效益、竞争效益及外部规模经济效益,加速了整个房车产业的发展。”省工信厅相关处室负责人说。
  在中国十大房车品牌中,江苏有4-5个。其中扬州赛德房车有限公司作为省内行业龙头企业,在当地带动了5家企业共同发展,“房车改装”成为扬州一张亮眼的“产业新名片”。“这两年露营确实催热了房车产业,去年企业产品销量上涨20%。”公司董事长黄建说。
  立好“规矩”:
  考验城市管理“精度”
  今年清明小长假,南京市建邺区江心洲街道城市管理部副部长段频和同事们忙着巡查沿江步道。那几天,每天有3000多辆车进岛、1万多人参加露营活动。段频和同事们发现,有些司机随意将车停在草坪上,岸边的“网红草”被拍照的人群踩踏,一些市民露营过后将纸巾、塑料袋、竹签等丢在原地……
  统计数据显示,4月4日至10日,南京消防共接到草坪类火灾报警118起,数量较前期有明显上升趋势。其中10日接到一则游客报警:南京市桥北滨江生态公园靠近江边的一处草坪着火。监控显示,着火地点距离游客搭建的帐篷仅20米左右。南京消防泰山新村政府专职消防救援队副队长吴明明告诉记者,初步判定,此次火情大概率是露营者人为使用明火、芦苇遇明火被点燃所致。
  “露营的人越来越多,但有些人享受户外运动的同时,却没有遵守户外运动的规则。”张马文慧提到,在玄武湖、中山陵景区绿地、江心洲等开放式空地上,帐篷、灶台密集扎堆,又缺乏专业的露营指导和管理,这给草坪养护、森林防火安全等埋下了隐患。随意丢弃的各类垃圾、露营过夜等行为也增加了环保压力,“当前露营行业火爆却又脆弱,如果不加以有效监管,一旦发生安全事件,就可能对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房车保有量的激增,也让江苏德发房车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卞金超有些担忧,“不少车主是跟风入手,但对房车缺乏基本了解,更不要谈遵守规则了。”卞金超告诉记者,除去水电费,目前房车在露营基地的“过夜费”一般200元起步,不少人因此不愿停在房车基地,而是找个风景不错的地方随意停放,“房车露营涉及污水排放等系列问题,随意停放不仅会污染环境,还会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正是因为这些破坏规则的行为屡屡发生,一些地方甚至对房车下达‘驱逐令’,这显然不利于房车行业健康持续发展。”
  “离开了管理和保障,露营就与文旅助力构建美好生活的初衷背道而驰了。”在段频看来,应及时规划、完善配套、做好引导,以此积极拥抱露营热潮。为解决岛上停车问题,近期江心洲街道投入60名协管员充实管理力量,在机动车道上增设多个临时停车点;同时,规范扎帐篷、烧烤野餐等行为,集中设置了3块宿营区域,按照人流量增配移动公厕。
  紧跟“露营热”节奏,备战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不少景区在紧锣密鼓准备中。南京市玄武湖景区根据草地生长情况动态调整露营区域,进一步给露营者“立规矩”,明确帐篷以及周边区域不可以使用明火,不能进行烹饪、烧烤。南京市消防救援支队玄武区大队也将在玄武湖公园开展消防安全宣传、巡防活动。但记者发现,一些比较“野”的露营地,尤其是不少户外公共区域,仍处在无专人管理的状态。
  面对游客高涨的露营需求,陶宗英建议,相关部门应积极盘活闲置的公共资源,合理规范用地,利用水域、森林等自然资源优势建设露营地以增加供给,同时进行规范化管理;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大数据等做好流量引导,避免人员扎堆和路途拥堵。

  在江苏现代服务业智库首席专家、南京财经大学副校长张为付看来,作为一种新型的旅游产业模式,“露营”火爆可以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带动当地就业与经济发展,生动阐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与前几年兴起的民宿相似,露营经济在持续‘升温’的同时,也会遭遇一些‘成长的烦恼’。”他建议,有条件的地区和部门可以集中规划建设露营场地,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完善相关露营配套设施,进行规范化、集中化管理。各景区可以结合当地自然、人文特色,建设不同主题的露营场地,吸引不同兴趣的消费人群,避免露营经济单一化、同质化发展。 


返回